盛松成:目前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十分重要

  原标题:盛松成:目前保持汇率基本稳定十分重要

  从国际环境来看,目前美元的疲软也有助于汇率保持基本稳定。盛松成认为,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应该是升值的,而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很小。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目前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十分重要。

  盛松成目前还担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的职务。

  7月6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9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2019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4%,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1%。基准情景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USD)将维持在6.85-6.95区间。

  在之后的演讲中,盛松成说,人民币贬值有利于出口但不利于进口,而在目前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我国对高技术产品和高端服务的进口需求是比较大的。

  2018年我国货物进出口总额305025亿元,比上年增长9.7%,贸易总量首次超过30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其中,出口164136亿元,增长7.1%;进口140889亿元,增长12.9%,增速超过出口5.8个百分点。

  世界贸易组织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进、出口占全球的份额分别是12.8%、10.8%,成为全球经济贸易运行的“稳定器”。

  即使仅考虑出口,盛松成说,通过贬值来促进出口的做法也是得不偿失的,虽然短期内我国企业有可能获得价格优势,但不利于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不利于提高企业的产品质量。“哪些企业对汇率特别敏感?是传统的低附加值的企业。”

  而且,“净出口目前已经不是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盛松成说,中国正在改变出口导向型和投资拉动型经济增长模式,消费已经成为主要的经济增长动力。

  数据显示,2009年资本形成总额对我国GDP增长的贡献率高达86.5%,但2018年下降为32.4%。与此同时,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2018年为-8.6%。而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则上升为76.2%。

  盛松成说,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有利于促进我国国际贸易和投资,而我国贸易的地区结构日趋多元化、吸收外资稳定增长,这也为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提供了条件。

  今年1-5月,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规模进一步扩大,进出口增长9%,占比提高至28.8%。与欧盟、东盟、俄罗斯和巴西等地区和国家进出口分别增长11.7%、9.4%、10.0%和11.2%。同期,我国对美国的进出口下降9.6%。我国与美国的贸易占我国外贸总额的比重已下降至11.7%。

  从吸收外资的情况看,今年1-5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持续保持平稳增长,实际使用外资369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8%,折合美元546.1亿美元,同比增长3.7%。

  1-5月,发达国家和地区依然是我国外资的主要来源地。香港地区、韩国、日本、美国、英国、德国对华投资分别增长3.7%、88.1%、18.9%、7.5%、9.2%和100.8%;欧盟实际投入外资金额同比增长29.5%。

  “现在有一种说法是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越来越多,但这与事实并不一致。”盛松成说,近年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中,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相对在减少,而实行固定汇率制度和相对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则在增加。根据IMF数据,IMF成员国中采用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12.2%略升到2017年的12.5%;采取软盯住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43.6%上升到2017年的44.3%;而实行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20.5%下降到2017年的19.8%。

  我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把中国的汇率制度归为“软盯住汇率制度”中的“稳定化安排”一类。统计数据显示,IMF成员国中,与我国采用类似汇率制度的国家占比从2009年的6.9%增加到12.5%。

  考虑到我国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强,在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潜力大,而且我国“工具箱”的政策储备数量足、种类多、效率高,盛松成说,通过稳健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相配合,将促进我国内需稳定增长。从国际环境来看,目前美元的疲软也有助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保持基本稳定。“所以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应该是升值的,而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很小。”盛松成表示。

责任编辑:郭建